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00章 王者练小号?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白河镇,坐落于东都洛阳以南,最出名的标志是一片传承千年的银杏林。

    此地气候绝佳,三面环水,暑气不侵寒风不来,想来是一个与世无争,安静祥和的小镇。

    但今天不一样。

    早春的风如剪刀般冰冷刺骨,毒蛇似地钻进行人领口中。

    焦邪猛地打了几个哆嗦。

    作为“漫天王”王须拔摩下得力大将,这位焦大爷,此时满眼都是紧张之色。

    王须拔乃是想向隋帝争天下的其中一股叛变民军的首领,声势颇大。

    自杨广即帝位,由于好大喜功,多次远征域外,又穷奢极欲,广建宫室别院,四出巡辛,滥征苛税,弄得人民苦不堪言,乃至盗贼四起,各地豪雄,纷纷揭竿起来,自立为王,隋室已无复开国时的盛况。

    焦邪此时的心神,全放在手中的一张人物画像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此次的目标人物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莫小楼自出川后,直奔东都洛阳而去,不过数日,他已到了白河镇。

    从镇口走进来,奇怪的是周围行人一个个都像睁眼瞎一般,似乎完全看不到这个活生生的人。背上的切梦刀已完全没有了竹刀的痕迹,三寸宽的刀面隐现暗红,不知是锈还是血。

    这是道心种魔大法精神异能的一种运用法门:有而示之无。

    明明站在你面前,你只当他不存在。

    天色虽晚,镇子里却还热闹,前方混沌摊里传来洪亮的吆喝声,让莫小楼忍不住停下脚步,朝着铺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一碗混沌。”

    老板这才发现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男子,揉了揉眼睛,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后才热情地将莫小楼引入座中。

    回头去下混沌之时,老板才嘟囔着说道:“莫非见鬼了......”

    摊中三三两两坐了好几桌人,看打扮只是此地的寻常农户。

    “老李,你听说了没?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听说借住在你隔壁王寡妇家那小子今次会试,竟得了魁首。”

    因莫小楼的影响,杨广重开科举后采用的正是后世已经发展成熟的那一套制度。童试、乡试、会试、殿试等流程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先前说话之人是个光着膀子的糙汉,如此冷天还敢光膀子,身体倒是壮实的很。他见对面的粗布麻衣的汉子听了自己的消息毫无惊讶之色,顿时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四处张望了几眼,见没人注意到这边,他凑过去压低了声音,神秘道:“兄弟,若你知道那小子的真正身份,保管吓得跳起来。”

    那叫老李的汉子奇道:“身份?那病秧子还能有什么后台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嘿。”糙汉轻嘿一声,声音更加低沉了:“那小子,正是几年前被宇文家逐出家族的宇文......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老李差点惊叫出声来,声音藏着压抑不住的兴奋:“当年的宇文阀第一天才,后来被李阀一个无名小将一锤子震碎经脉那人?”

    糙汉美滋滋地喝了口混沌汤,得意道:“不是他是谁。我听说这小子被废了之后,本来与李阀定好的婚约也作废......据说是李秀宁亲自到宇文阀退的婚,嘿嘿,这脸打的。”

    讨论起八卦,尤其是自己能扯上几句的八卦,老李来了劲,补充道:“这事儿谁不知道呢。正因此事,宇文阀与李阀才反目成仇,那小子也从曾经的宇文家之虎,也就变成了宇文家之耻。最后因为趁夜勒死自己的继母而被逐出宇文阀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......这小子也真是厉害。被逐出家族后,弃武从文,从零学起。只用了三年时间,竟然连夺童试、乡试、会试魁首,哎,也不知宇文阀会否因此后悔?”

    两人聊得起劲,虽然压低了声音,但如何瞒得过莫小楼的耳朵?

    退婚流么......我都想见见这人了。

    莫小楼不无恶趣味的想到。

    这时候,热腾腾的混沌端上了桌。莫小楼美美喝了一口混沌汤,温暖的热汤从喉咙直灌胃部,很舒服。

    这是,糙汉子又晃荡着一声横肉,“最近我们这多了许多外来人,一个个佩刀挂剑的,莫非正是宇文阀的人?”

    “定是来接他回家族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糙汉子轻呵一声,站了起来,大咧咧往桌上扔出三枚铜钱,颐指气使地说:“老板,做两斤新鲜混沌,打包带走。”

    老板惊惧道:“客官。三枚铜钱,可买不了两斤混沌啊。”

    糙汉子幽幽道:“哦?我赵四倒还第一次听说有人说我给钱给少了……”

    老板脸唰一下白了,颤着嗓子道:“大......大爷您就是杀虎太岁赵四?”

    赵四叹了口气,道:“正是鄙人。”

    老板顿时身子一晃,眼前发黑,差点双膝一软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赵四又道:“老板,识相的,赶紧把两斤混沌给我打包好了。若等我改变主意......”

    老板哀求不止:“大爷,我这是小本经营,求您高抬贵手。方才那顿,就当小人请您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啐——”赵四一口浓痰吐在老板脸上,冷笑道:“现在变成三斤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,是......是......”

    拿了混沌,赵四冷哼一声,招呼了一声老李:“老李,走,爷今天心情好,去你隔壁王寡妇家好好耍耍。”

    待两人走远后,老板才一脸黯然地瘫坐在地上,无奈叹道:“哎,这个月又白干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,摸了摸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今晚,又有活干了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月映纸窗,树影似鬼魅。

    焦邪从入定中醒来。

    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房门被猛地推开,冲进来五名黑衣蒙面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焦爷,真要动手?”

    其中一人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焦邪道:“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,走!”

    几人迅速离开院子,来到东街横巷中。

    眼前正是王寡妇的屋子,宇文阀那位弃子,也在里面。

    月黑无风。

    屋内的赵四心中非常得意。

    只一拳,就打折了宇文小子的腿,让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对收养他的王寡妇任意施为。

    变态的欲望让他脸上泛红,刺啦一下撕破了王寡妇的外衣,不远处,跌坐在地的年轻人面色狰狞地看着这一幕,眼中疯狂的仇恨与愤怒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王寡妇惊呼、叫喊、挣扎抵抗,只能让赵四更觉得一种奇妙的快感。他不急着动手,细细品尝着我为刀俎,美人为鱼肉的美妙感受。

    三人都没注意,屋子的大门,已经被轻轻推开,摸进来几个夜行客。

    “焦爷,这小子倒是风流啊。”一黑衣人压低声音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将死之人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道:“焦爷,那这寡妇......”

    “留给你们了。记得耍完之后及时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焦爷!”

    “夜色正好,动手吧。”

    当赵四正爽歪歪想要进入最后的动作时,耳边突然传来风声,不等他反应,一把刀从他后颈齐根没入,他只来得及感到脖子一凉,就失去了意识。

    面前的王寡妇本来已是绝望地闭上了眼睛,此时忽然感觉脸上一凉,睁眼一看,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,便彻底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嘿,倒是比预想中顺利。”

    焦邪把刀从赵四后颈里拔出,笑道。

    身边众人也哄笑道:“焦爷忒谨慎了些,一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之人,还带我等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确保万无一失而已。毕竟曾是宇文阀的人,谁知道暗中有没有人保护......咦?!”

    他色变道:“这不是目标人物!”

    “焦爷,快看,那还有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目标!”

    焦邪怒喝一声,一刀斩向地上坐着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恩,有人抢人头?”

    莫小楼踏入屋子时,焦邪正一刀插进那男子心脏。

    “似乎来晚了。”他歉意地看了地上男子一眼,随后轻飘飘的声音传到焦邪一行人耳中:

    “介绍下身份吧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很轻,似乎只是好友之间聊天而已,只是手中的刀让周围氛围变得非常诡异。

    几人都是砍杀惯了的人物,对危险最为敏感,此时见了莫小楼,他们感觉心跳急剧加快,仿佛面对天敌一般。

    焦邪压制心中惊慌,颤声道:“在下‘漫天王’王须拔座下焦邪,请教朋友高姓大名!”

    莫小楼嘴一抽,“又是反贼么......”

    看了看几人,说道:“今日不想杀人,你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几人顿时如闻大赦,慌忙往门口退去。

    只是......不作死就不会死。黑衣人中有一人,竟仍念念不忘这王寡妇,偷偷背起她晕倒的身子......色胆包天,无外如是。

    “抱歉,来世投个好胎吧。”

    挥刀,刀气噗呲一声,齐根没入几人身体,下一瞬,这些人便轰然倒下,化作两截,却诡异到连鲜血都未流出来!

    现如今的莫小楼,杀人已经是干净利索,就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。自然不会在杀人之时让四溅的血气弄脏自己。

    莫小楼看也不看他们,正要出门,忽然旋风般转头,惊疑道:“还没死?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,凝注的正是先前那个被焦邪一刀穿心之人。更让他惊疑不定的是,这个人,长得与他竟有几分相似!

    身影一闪,他已蹲在那人面前,一搭脉搏才叹气道:“原来是凭着一口怨气保持不死。”

    这人犹自瞪着眼睛,不肯死去。

    “看在你相貌的份上,有什么遗愿,我帮你完成。”

    那人眼中闪过惊人的神光,一字一句道:“灭——宇——文——阀!灭——李——阀!”

    莫小楼轻声道:“巧的很,这正是我欲做的。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这话,终于闭上眼睛。倒地时,一个染血的小册子从他身上掉落出来,正是此人的身份证明。

    “宇文拓......你还真敢取名字啊。”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