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95章 羞带一襟,明月上危楼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明月见莫小楼无语的表情,心中一乐,牵着他的手拉到桌边,自己坐在他对面,撒娇道:

    “楼楼,你这么聪明~应该不会真的遵守这赌约吧?”

    “我们当时都以心魔起誓了,不能不遵守。再说,如果真的赖账,定会在心中留下破绽,彼时再面对宁道奇时,凭白低了一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本来就低他一头啊,邪王才是和他同辈的,你一晚辈......嗯?”

    明月一提到邪王,突然想到眼前良人可是石之轩的徒弟,心中一动。抬头孤疑地看着他,疑惑道:“你又有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莫小楼拿起桌上酒壶,发现里面是茶,略显失望,便又放了下去,叹了口气道:

    “魔门是我的敌人,正道是我的敌人,李阀是我的敌人,全隋男人都是我的敌人......莫小楼这个名字,说句不好听的话,举世皆敌了。所以......宁道奇提出这个赌约的时候,我就顺势答应了他。”

    门口的鲁妙子本来准备离开,不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,听到这话却忽然皱眉道:

    “宁道奇是否就是看准了这一点,才和你赌呢?”

    “嗯?”莫小楼眼神一凝,皱眉想了想,恍然道:

    “是了!这老家伙......原来一切都算计好了。石师曾说过,两者对决,低手拼力,高手拼势,宁道奇,正是玩势的高手。还没动手,竟然就已先赢了我!好,很好!这一招输得痛快!真期待有一天,能和他来场生死对决......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输得如此彻底,他非但没有丝毫颓唐失望之情,反而升起滔天战意。

    他那从不服输的样子正是明月最喜欢看的,一双美眸,一眨不眨地凝注着他。

    “那楼楼,你打算怎么应对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做出应对了。传出自己的死讯,正是我的后招......宁道奇让我隐姓埋名十五年,我就干脆“死去”,岂不是彻底?

    ......如今我的死讯已传得天下皆知,你说我师尊会不会找宁道奇要个说法?真言大师也预定了我这下一任佛门守山人。还有,世人皆知,我身上有战神图录......”

    吧——

    莫小楼一脸笑意,正说得兴起,冷不防左边脸颊一凉——

    却是明月吧唧一口,啄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唯恐天下不乱,不过我喜欢!楼楼呵~人家好久没为你吹箫了,今晚月色正好,不如......”

    莫小楼还没回话,就见明月侧脸瞪了瞪鲁妙子,冷然道:

    “鲁妙子。这没你什么事啦,你、出去!”

    “这可真是过河抽板,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鲁妙子摇了摇头,苦笑着出了门。

    临走前,还很是善意地帮他们把门给关了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落了锁。

    蓦的,光线一暗,随后轰隆之声不绝,似乎是各种齿轮机括运转之声。

    等莫小楼能再次看见东西时,室内环境已经大变:满室光华,墙面画栋雕梁,门窗尽数垂帘挂珠,配上精美华丽的宫灯,映射出一片晶莹朦胧之感。

    老师这波助攻,满分啊!

    明月不由心中给鲁妙子输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在莫小楼依然呆愕的当口,明月拿出一支新的玉箫,轻敲了他额头一下,俏生生道:

    “楼楼,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被称为天下第一才女?”

    莫小楼有些意动。他早有所闻,明月最为擅长的一曲名为《碧梧和露滴清秋》,先前他好几次请她演奏,明月却总是找各种理由敷衍过去。

    他连忙点头道:“那我一定要见识一下啦!”

    佳人玉指一收,将玉箫置于唇边。

    萧音忽起。

    仙乐风飘处处闻,乐声奇妙之极,顿挫无常。

    信手拈来却似与天地万物水乳交融,音符与音符问的呼吸、乐句与乐句间的转折透过呜呜之声交待出来。中间即使有换气时的间断,也只给人一种延锦不休、死而后已的缠绵感觉。

    明月在乐理上的火候,本来就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进阶,何况此时演奏的,是自己成名曲。

    若以武功境界来推算,先前在散花楼中演奏的明月,精妙入微,已至化境;那么此时,已可算得上天人合一,已经是技艺这个层面上的最高境界。

    萧音忽而高昂慷慨,忽而幽怨低鸣,直至无限低后,转为无穷。

    琴音继续,那一袭白衣如雪的身影在轻舞,萧已不在嘴边,而是由明月握住,随舞步而动,借着真气与空气的共振而演奏。空气中似乎有一支虚拟的玉箫,正被她以轻重缓急的动作,或快或慢地奏响。

    一双风情万种的眸子,始终凝注着莫小楼,明明白白告诉他,这一曲,只为他而奏。

    连莫小楼这等心智坚定之人,也已经痴了。不知不觉就被代入乐曲的境界中,忽略了光阴流逝。

    如何形容这一曲?

    宛如天籁,完美无暇。

    如何形容这一人?

    天姿国色,天下无双。

    美到让人感觉不真实,宛若画中仙。

    萧音倏止。

    若非与她呆在一起很久,早已习惯了她的美貌,莫小楼绝对要失态,此时他却勉强保持着温文尔雅的样子,往右侧了侧身子,感慨道:“明月,果然是......天下第一。”

    明月缓步走向莫小楼,轻抬臻首,微张樱唇,似有千种风情欲诉于君。

    “楼楼,你可动心了?今日......明月任你施为......”

    莫小楼直勾勾地注视着她的美眸,还有......轻轻解开的羞带......

    下一刻,他温柔地将明月揽入怀中,低头埋在她发髻之间,轻嗅着柔和的清香。

    他忽然感觉心很疼,心疼这个骄傲的、百变的、贪财的、偶尔神经质的女子。

    她本不必那么着急的,她可以等,可以水到渠成,可以精心设计每一次与莫小楼的感情博弈,可以用尽各种撩拨手段,让莫小楼爱她比自己多一点......

    她本以为可以。

    但,当她听到莫小楼的死讯时,便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的内心。她痛苦,伤心,无奈,悲愤......直到醒过来后再看到他......

    我不想再失去他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用了这样最为大胆、最为直接、也是最没尊严的方式,几乎是将自己降到一个非常低的位置,主动献身。

    可是,谁又能说这种直接,这种放弃,不是最能打动莫小楼的呢?

    或许恰是这样的方式,莫小楼才能爱她比她自己更多。他本就最爱这种不经雕琢的粗砺,更爱这样的利落爽快。

    就像他的刀,越是简单,越是干脆。

    一诚抵千巧。

    在感情上,认输的人,才是赢家。

    千言万语,抵不过深情一吻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