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90章 很会聊天的宁道奇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书房中,李渊吞下药丸之后,欲火果然迅速下降,他又盘坐运功,调息了半盏茶时间,亿艾可的药性,总算是消退了。

    调息完毕,他长出一口气,忽然脸色一变,愕然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,留着五缕长须,面容古雅朴实,身穿宽厚锦袍,显得他本比常人高挺的躲开更是伟岸如山,正卓立门口,颇有出尘飘逸的隐士味儿。

    “散真人来了!”李渊惊喜道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被誉为中原第一高手的“散人”宁道奇。

    宁道奇嘴角逸出一丝笑意,也不见什么动作,他已来到了李渊身边。此间动作,杳无痕迹,连风都未带动半分。

    “李居士飞鸽传书,不知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李渊讪然道:“道长功力通玄,深得道家生生不息之无上大道。渊本来欲请大师瞧瞧我这腰间隐疾,但现在另有神医相助,怕是要累得散人白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宁道奇笑道:“莫非是孙道友再次出世了?若真是如此,定要与他论道三天才是。能得见药王,道奇幸甚至哉。李居士无需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好教散人得知,这神医并非药王,乃一民间高人隐士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倒教老夫空欢喜一场......咦?”他忽然注意到李渊气色不对,惊咦一声。探出右手,下一瞬间便已经搭上李渊的左手脉搏。

    李渊心中一惊,他竟然毫无反应就被人抓住要害,若是眼前之人存有坏心......

    “不好。李居士,你这隐脉,大有问题!”

    见宁道奇出奇严肃的神情,还有越说越认真的语气,李渊脸色一变,已隐隐感觉不妙。

    宁道奇皱眉不止,探完他左手脉搏后,又搭向他右手。

    李渊色变道:“宁前辈,不知我这隐脉......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此时,在李府宝库之中,幸容正做着美梦,梦见自己躺在全是黄金的金山上,满眼全是财宝玉器......只是梦中他还没来得及找到东西收起这些宝贝,忽然脑袋一痛,已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幸容,你为何躺在宝库门口?”

    桂锡良担忧的声音从耳畔响起。

    幸容痛苦地摇了摇脑袋之后,突然想起来什么,腾的一下从地上跳起,疯狂的冲进宝库,打眼一看,顿时脸色惨白,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什么?!这这这......幸容,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狗日的老王,狗屁的神医,他将整个宝库,全盗走啦!”

    “老王?不好!这家伙是我俩请回来的,若是李大人追究起来,我俩焉能有命在?”

    幸容大惊失色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一不做二不休,我看宝库中还有些金银没完全搬走,我等卷了跑路罢!”

    “可李阀势大,天下如何有我们的容身之处?”

    “别怕。我有个表哥,在扬州竹花帮做事,我们一起去投奔他。有金银开路,换个前程不难!”

    “大哥说得有理!扬州是宇文阀的地盘,宇文阀和李阀向来不服,躲在那里,根本不怕李渊发难!”

    “正是!快,将这些金银全拿上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书房中,宁道奇双眼微闭,似集中精力思索什么,良久才道:“李居士,你肾脏为利器所伤,又有一道古怪的螺旋真气侵入,伤了隐脉。这真气与魔门天魔功特性类似,但诡异程度犹有过之。似乎是传说中的道心种魔大法?不,也不对,这魔气之中,又带着些佛门的气息,怪哉,佛魔两气,如何做到互不冲突?”

    宁道奇说着说着,竟好像忘了是给李渊看病,脸上如孩童一般露出好奇之色,陷入深深的思考中。

    李渊老脸一黑,连忙提醒道:“前辈,我这伤势究竟如何?”

    宁道奇闻言反应过来,这才抬头道:“居士隐脉中的真气,要驱散原也不难,只需静养斋戒三日,然后寻一佛一魔两位内家高手,同时施为,定能一举将其消除。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李渊本来听到前面的话还脸色稍缓,但听到“只是”二字,心又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只是,今日午时,你肾火忽然暴涨,应该是服用了六种大补之物,其中有人参、鹿茸、虫草、灵芝、麝香、熊掌。这些虎狼之药,便是正常人服用,也要心慌气燥,你为何要服用?”

    李渊“啊”了一声,已经慌了神。

    若是莫小楼在此,见宁道奇仅靠把脉,便将亿艾可的药方组成判断断的八九不离十,定要惊为天人,佩服不已。

    宁道奇又道:“居士只是伤了隐脉,却非气虚,而是肾虚。以这种虎狼药治疗,虚不受补下,自然肾水亏虚,损了本源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庸医误我,庸医误我啊!”

    宁道奇长叹一声:“哎,本来这样无碍。只是依居士目下的病体,怎可再与女子交合?我等修道之人,皆要保持童身,可见男女之事,有害无益,非天道也。居士你......哎!”

    说着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样那也还有救,偏偏你不知自制,泄身一次尚且不够,一日之内,连泄十八次,便是铁打的身子,也承受不住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宁道奇的话,李渊的脸色已经越来越灰败,胸口不住起伏,怒骂道:“狗屁的王神医,可恨,可恼!”

    到了现在,他还以为是“王神医”医术不精,根本没想到是莫小楼故意为之。

    宁道奇抬手制止他后续的话,又道:“倘若只不过是虚不受补,与人交合,一日十八次,我都有办法靠道门玄功调治。但最后一个变故,却断了你唯一的生机,连老道也束手无策了。”

    宁道奇道:“你既服了虎狼之药,又何必吞食这么多莲心?的确,世人皆知莲子是补肾的,却鲜有人知,莲心却是伤肾的,莲心苦,性寒凉,本就不适合经常吃,而你一吃就是数斤,哎,汝将死矣!”

    李渊一听,呆坐到地上,脸色惨白,再无半分血色。宁道奇除了号称道门第一人外,还有个铁口神断的名声,算命测字,几乎无有错漏。

    既然他说自己将死,恐怕......

    一个巧合已是难得,何况四个巧合?到了现在,李渊哪里还不知道被人阴了,他忽然大叫一声:

    “来人!快,快去看看宝库!”

    又顺势跪倒在地,悲呼道:“宁前辈慈悲,请一定要救救叔德,救救叔德啊!”

    宁道奇道:“你身体的情况,本来是神仙难救。但我近日有幸翻看了慈航静斋的剑典,突然心有所感,创出了一招新法。居士若依法修炼,应可保你性命无忧。只是......”

    李渊急道:“前辈!到了这个时候,您就别卖关子了啊!”

    宁道奇轻咳一声,颇有些难以启齿道:“要治好你的病,只能釜底抽薪......咳咳......断了这烦恼根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李渊突然狂笑起来,声音癫狂:“人生在世,若连女人都不能碰,还做什么人?不如趁早死了爽快!”

    “如何抉择,居士自行考虑便是,老夫只是就事论事尔。”

    李渊受到这种打击,精神已接近癫狂,而屋漏偏遭连阴雨,恰在这时,一名家仆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,面色苍白惊恐。

    他嘭地一下跌倒在地,颤抖着声音道:“大……大人!宝库……宝库空……空了!!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!?”李渊再也承受不住,狂喷出一口鲜血,状若疯魔。

    “宝......宝库里还留下一行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字?”

    “闻......闻君富可敌国,有宝库一座,中藏黄金万两,吾心甚向往之。楼不请自来,擅取至宝,甚愧。然吾素知君之雅达,必不致责难我也。”

    “莫小楼!莫小楼!!我杀了你啊啊啊啊!!!!”

    “居士切莫动怒,否则连吾之秘法也难救汝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李渊听到宁道奇这最后一句话,噗的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,双眼一黑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宁道奇:“居士,若此时投我一票,我定会治好你的难言之隐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