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89章 李阀宝库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一女子容貌可人,肤若凝脂,双眸如同秋水般含情脉脉的看着李渊。

    “小嘤,你今日好美。”

    “嗯~~老爷,你的眼神好可怕呢~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我又不会吃人,最多也不过吃吃你嘴上的胭脂。”

    女子柔声细语道:“奴家今天又没有涂胭脂!”

    李渊红光满面,迫不及待道:“我不信,没擦胭脂嘴怎么会红得像樱桃,我来尝尝。”

    说完已经搂住了她的腰。

    小嘤咬着嘴道:“别,你刚还和少奶奶......怎可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黄脸婆,早没味道了。我还是喜欢你这种青春洋溢的。好嘤儿,你今日就从了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李渊身子一扑,两人已滚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小嘤喘息着道:“今天不行,我昨日刚来了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李渊心头仿佛火燎,喘息声更粗,急道:“王神医的神药果然厉害,嘿,好嘤儿,今日便是不行也要行了......放心,你从了我之后,我定会纳你为妾。”

    正要干正事,突然房门被拍得啪啪作响。

    “大人,大人,您可在里面?”

    床上的嘤儿像被人踩着尾巴的猫,一下子跳了起来。而李渊却勃然大怒,喝道:

    “门外何人,找死不成!”

    门外的幸容身子已缩成一团,簌簌发抖。但想起神医所说的事,也顾不得害怕,扬声道:

    “王神医说了,大人今日需先休息三个时辰,到了晚上再用药......”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门已被李渊一脚踢开,幸容一时反应不过来,也被门待得摔倒在地,化作了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李渊的眼中如充满火焰,也不知是怒火还是......

    “王前辈......他真那么说的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莫小楼已经从院外赶了过来,背后依然挂着那面嚣张的旗帜,他一见李渊表情,顿时脸色剧变,慌忙惊问道:“大人应该还没泻身吧?”

    李渊脸色一苦,不用回答也知情况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......大人,你糊涂啊。您三日未眠,身子早已虚弱不堪,若是休息三个时辰,到了晚上用药,自可药到病除。但现在......”

    莫小楼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阴沉了,眉头紧皱:“哎,您这一来,便让本就破损的隐脉膨胀,二度受损,再要治愈,难度高了何止十倍!”

    你他妈不早说。

    李渊心中这句话差点脱口而出,好在想起父亲的嘱咐,又听神医说难度高了十倍,而不是说无法治愈,这才强压怒火,苦笑道:

    “神医啊,你为何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双眼一瞪,气急败坏道:“我都说了让你今晚再......谁想到你这么沉不住气,竟然白日宣......哎,算了算了。现在说这些,已经毫无意义。”

    深吸了几口气,莫小楼才收起那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,指着从他房中出来,鬼鬼祟祟的绿衣丫头,声音转为温和:“还好我及时赶到,若是等你和这丫头,恐怕就彻底交代了……到时候你死了不要紧……关键世人会怎么看我?定会将我当成庸医,我一世英名,差点毁于一旦……”

    若是明月此时在此,定要拍案叫绝。她自己也擅长演戏,但是与莫小楼此时的表现相比,正如一个以戏曲为消遣的票友,和一个以戏曲维生的伶人,他们的火候纵然相差无几,但功夫却还是有高低之别。

    莫小楼再次叹息一声,从怀里掏出那株人参,惋惜道:“得,刚得到的千年人参,又得用在你身上了……”

    李渊虽然被药力折磨得够呛,但毕竟身居高位多年,秒懂了莫小楼话中深意,大方道:

    “前辈放心,待会让幸容带你再去取两根便是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见李渊如此上道,不由心中大赞,同时慎重道:

    “大人如今受药力之苦,容王某先帮您解了药力再说。幸容,你去库房,取长白山十龄老鹿头上切下的鹿茸共三两三钱、四十八年份的老黄精共一两二钱、十二年份的紫菱藤半斤、一百二十年份的天山雪莲一株......记住,药物年份及重量,要分毫无错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一口气连说了二十四种药材,说到第十种是,幸容已经一脸懵逼,到他说完时,脸上表情看上去已快哭出来了:

    “神医,您说这么快,小人根本记不住啊。再说,我哪认得出多少年份的药来啊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眉头一皱,无所谓道:“你记得药材重量不要错就行。年份上稍微有些偏差也无碍,顶多最后药效稍微差一点点而已。李大人年逾不惑,治好肾脉之后就算能力有轻微减弱,料无大碍。你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!”李渊急忙喝止要飞奔而去的幸容,断然道:“一帮废物,连药材的年份都认不出来,要你们何用?”

    又对莫小楼道:“前辈还是亲自去一趟的好,下人们咋咋呼呼的,恐怕连药材重量都得记错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大人且先服下这颗药丸,压制一下药性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!”李渊应声,然后幸容带着莫小楼再次去往李府宝库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李渊疾步去往书房,进门就喊道:“父亲,你帮我看看这颗药丸。”

    李昞见李渊脸上红通通一片,那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气急道:“混账,你这......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无奈接过莫小凡方才给的药丸,先嗅了嗅,再尝了尝,又探入真气仔细观察,不久,没好气道:“味微苦,是取莲子精华炼制而成,应该能压制你身体的浴火。”

    宝库门打开,幸容躬身道:“王前辈,请随我去取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莫小楼冷冷一笑,手一挥,幸容已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,莫小楼取下背后的旗子,也不知使了个什么手法,竟从中取出一把黑色厚背刀来。

    他也是胆大,竟然一直将切梦刀藏于旗杆之中!

    看着琳琅满目的金银珠宝、毒物药材、宝剑兵器……莫小楼轻哼一声,轻声自语道:“李阀数辈积累,财富果然惊人。可惜一夕之间,便归我莫小楼了。”

    若没了这些东西,李阀是否还能算做四大门阀之一呢?

    莫小楼很有兴趣知道。

    李渊......看来明月说的没错,杀你确实太便宜你,有的是让你生不如死的方法......

    他撇了撇嘴道:

    “可惜都是些金银珠宝、刀枪剑戟,若全是毒物药材就好了。哎~”

    “重楼,你是否和明月太久,性格竟变得像人了。”潘多拉的声音在脑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哼,我本来就是人。咦......你现在竟知道打趣了,难道能量即将恢复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说算了,干活。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不过盏茶功夫,整个宝库就被莫小楼给搬空了,直到战神殿都快放不下,莫小楼才有些意犹未尽地拍了拍手。

    “这仆从不顺手杀了么?”

    “你说幸容?算了吧,这小子还算机灵,放他一马又何妨。”

    拍了拍手,正准备逃离此地,莫小楼忽然想到了什么,笑道:“还是给李渊留点纪念吧。”

    随手在墙上刻下几行行草,这才运转竹影身法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