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46章 谁真谁幻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清惠为何到现在还未归来?”毒鬼林外,解晖来回踱步,担忧道。

    “解堡主还是先担心担心自己吧!”

    一道沉郁恢弘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众人赫然回头。却见有无数身披战甲,手持利器,背挂强弓的兵士铺天盖地向他们形成包围。

    兵士密密麻麻,如黑云压城。这么庞大的人员移动,看上去却井井有条,没有丝毫乱像。显然是训练有素的精兵,且必是精通排兵布阵的良将带领。

    “裴矩?!”

    “奉圣谕,着左卫大将军高颎为主帅,吏部侍郎裴矩为监军,讨伐西南独尊堡等一干逆贼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不贪高宣佛号,出列道:“高将军,我等乃静念禅院寺僧,领一干玄门正道来此追杀魔门逆贼莫小楼,断不敢有谋逆之念!”

    裴矩轻笑一声,开门见山:

    “尔等追杀魔门妖人,追到惊雁宫来不成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裴矩向东方再拜,道: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惊雁宫乃世间玄物,内含长生不老的神秘机缘,既现身于隋地巴蜀,知其消息,理应报予陛下。岂知,尔等佛道玄门,非但不报,反要伙同乱贼解晖等私自探寻惊雁宫,简直是居心叵测胆大包天。其罪当诛!”

    “裴侍郎,我等并不知此处是惊雁宫啊!”

    “不知?好一个不知……”裴矩冷笑一声,

    “我奉劝诸位,还是束手就擒的好。皇上口谕,胆敢负隅顽抗者,格杀勿论。其罪以谋反论,追诛九族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裴矩,你莫要欺人太甚。待我入京求见国师,你吏部侍郎的官位,怕是要到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佛门妖人。毒手竟然已伸向了朝廷,果然是意图谋反!”

    “裴侍郎,和这些乱臣贼子有什么好说的,我尽起麾下骁果军,还灭不了这些乌合之众不成?来人,拉弓,放箭!”

    高颎就没裴矩那么好说话了,一见谈不拢,直接下令进攻。

    骁果军令行禁止,命令一下便有铺天盖地的箭矢射向解晖等一群。场面顿时一阵人仰马翻,最外层的那些喽啰之流,瞬间被射成筛子,鲜血狂彪。

    “该死!快,进林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,在贪婪殿幻境中。梵清惠见师妃暄明明已经恢复记忆,竟然还叫莫小楼为爹爹,顿时气急败坏,声音都有些扭曲了。

    “妃暄!你还要认贼作父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师妃暄艰难抬起头,认真的看着自己师尊的眼睛,嘶哑的声音令人不忍卒听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师尊啊,妃暄太累了……太累了……我想帮你战胜贪念……走出…….走出幻境,可是……您的执念太深了,妃暄做不到……爹爹,我知道你是无所不能,一定有办法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她此时全身上下已找不到一处地方是完整无恙的,鲜血淋漓,脸色漆黑,显然毒气已入脏腑。

    唯有一双眼睛,明亮得让人无法直视,连遍布全身的毒虫似乎都不愿意去触碰这一片光芒。

    莫小楼心中一恸,就算不知道这里的具体规则,但只是看师妃暄现在的状态,也知道她所说的睡,绝不仅仅是睡而已!

    睡过去,就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妃暄!抛却俗相,护住心神。”莫小楼赶忙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爹爹……妃暄好困…….师尊,妃暄对不起你…………好困…….想睡一下。”

    滴……

    滴……

    滴……

    顺着立柱……

    师妃暄所剩不多的血珠滴落在暗灰色的地面……

    如同一朵朵在黑色的梦魇中绽开的花朵……

    一片死寂之中,只听得师妃暄的喃喃细语:

    “兔子、雀儿,

    好多……”

    师妃暄的唇瓣上褪尽了最后的血色,说话的声音也几乎听不见,微风将残破的衣角轻轻吹起,缓缓地,她惨白的小手,无力地,垂向一侧,任由死亡将她眼中最后的一丝光芒带走……

    莫小楼将师妃暄的头枕在自己怀里,眼中虽无泪,心中已是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“傻丫头,我…...我都是骗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说好要带你去大漠架鹰打猎的......你怎能死在这里......梵——清——惠!”

    莫小楼的声音由低到高,由最初的低沉,渐渐的变成了咆哮般嘶吼。

    放下师妃暄,莫小楼站起身来,冷冷地看着梵清惠。:

    “莫小楼,害死师妃暄的是你。若你不绑她,她自会成为慈航静斋下任斋主,成为匡扶天下的栋梁,又怎会有今日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梵清惠,多说无益,你今日,必死在这惊雁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莫小楼惨笑着闭上眼睛,似乎在酝酿着。

    而当他睁开眼睛的一刹那,他的身体,猛然乍现强烈的光芒,血色光芒!

    光芒过后,他的身体悬浮于半空之中,一头蓬松的头发张扬在狂风中,睥睨天下的姿态让梵清惠只是看一眼,就全身颤抖。

    而他的装束,也与之前已经大大不同。

    一袭血红色的长发,披在双肩,身着深黑蟒袍战甲,脚踩金丝登云履,背上,暗红的披风猎猎作响,一双慑人心神的眼睛,傲视寰宇,气势不凡。

    眼珠,也是血红!

    “心的力量……”他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眼神深邃,姿态高傲,眼睛当中,几乎看不到任何人类的情绪。

    梵清惠早在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转身疾奔,疯狂地逃离此地,钻入皇宫正殿中。

    莫小楼飞身下来,抱住师妃暄娇小玲珑的身体。

    嗖——

    没有人能捕捉到莫小楼的轨迹,转眼他已到皇宫之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,都得死。”

    如神似魔的声音从宫殿上空传来,莫小楼卓立天空,居高临下看着地上众生,气势便如同一座大山一般。

    轰隆隆的轰鸣声之中,整个天地似乎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“大胆贼子,竟敢惊扰皇城!”

    无数卫队轰然列阵于地,剑戟直至天空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位高高在上的假圣皇,也该尝尝痛苦的滋味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他轻轻挥手。

    霎时之间,便有一列卫队,化作血雾。

    而随着他降落下来,那些胆敢靠近他的卫队,都似是割麦子一般接连倒下。

    “怎……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究竟是人是鬼!”

    “啊!快跑,我们不够他杀的……”

    莫小楼闲庭信步一般,慢慢的踱着步子,步入皇宫正殿。

    一路上尸横遍野,鲜血染红了地面。

    皇宫中,高高在上的梵清惠依然坐在龙椅之上,莫小楼冷笑着,盯着梵清惠,

    “杂碎,喜欢动刑是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笑声中,带着一丝嘲弄:“不知死活……”

    梵清惠心中一寒,眼前这个莫小楼,气息很恐怖,比幻境之外的她,强无数倍……不,这个力量,根本就不属于人间!

    红发莫小楼随后一挥,梵清惠,左手断!

    再一挥,右手断!

    左腿、右腿、耳朵、鼻子、眼睛……

    三招两式下,梵清惠竟被肢解,不,是被削成人棍!

    她还没死,嘴里发出痛苦的“嚯嚯”呻吟,艰难地在地上蠕动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真言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他一见梵清惠的惨状,手上金光一闪,梵清惠瞬间痊愈,身上连半点伤痕都没有。只是脸上,依然带着惊魂未定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斋主,莫非还未明白吗?”

    梵清惠按下心中惊惧,长叹一声,不再言语。有些事情,不是不明白,只是不想明白。

    此时真言才发现了师妃暄的状态,古怪地看了一眼莫小楼此时奇怪的装束,眉头一蹙道:“你为何也没看穿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机器人......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真言手中再次金光一闪,洒向师妃暄。

    顿时,小丫头也死而复生。

    “大师,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听我说......贪婪殿与哀痛殿已合二为一……而哀痛殿……”

    真言闭上双眼,右手轻轻转动念珠,入定沉思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“哀痛未尽,思慕未忘。恐怕,此番我等就是有再大仇怨,也得通力合作了。”

    今日走亲戚,被灌了一通老酒,迷迷糊糊地更新,或许不少逻辑不通之处,望各位读者大大见谅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