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45章 皇帝梦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莫小楼甩开师妃暄,盯着她的眼睛,正容道:“从来没有什么众生平等,只有优胜劣汰。人为万物之灵,自然能立于食物链顶端。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吃别的物种,但不能被吃。这就像蛇可以吃老鼠,而老鼠吃不了蛇一样,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难道想不通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样岂不是非常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不公平,才是最大的公平。天道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妃暄,你是否想过,若真的做到绝对平等,世界会变成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极乐世界啦!”

    “错!世界会毁灭。蛇吃不了老鼠会饿死,鹰吃不了蛇会饿死,人吃不了肉也会慢慢地退化,营养不良而死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吃素不就可以了?”

    “植物也要平等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兴趣听我讲一个故事?”

    “哇咧?似乎是好熟悉的场景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多少万年之前,那时候世界上还没有生命……”他声音舒缓,却自带一种特异的魅力。

    从水下第一个生命的萌芽开始,到石器时代的大型野兽。他充满磁性的声音,向在座的所有人展开了一副宏大的绘卷。

    这是生命进化的绘卷,是人类从类人猿到万物之灵的演变,是史诗般的寓言……

    全场静默。

    包括梵清惠在内,皆被莫小楼所描述的宏大的生命进化历程所震慑。

    对比整个人类的进化史,个人,显得如此渺小,微不足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”莫小楼声音提高,如同优秀的演讲之人最后的总结:

    “我们人类能成为万物之灵,只因我们靠自己的力量,赢得了物种的竞争。我们能吃别的物种,是我们的祖先,他们用血和汗,奋斗出来的结果。我们战胜自然界的其他天敌,我们应天道而行,学会直立行走,利用自己的智慧创造出各种工具……数十万年的时间,牺牲了无数的先辈,这才能从这场优胜劣汰的生命进化中脱颖而出。妃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真的万物平等,岂不是对我们这些牺牲了的祖先们,最大的不公平?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语惊醒梦中人,小丫头其实一直钻入了牛角尖,正如莫小楼所说,绝对的公平,是不可能达到的,两粒尘埃尚有大小,何况世间茫茫,众生芸芸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一点之后,师妃暄的眼神,逐渐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幻境,似乎出现了不稳定的趋势,有破碎之像。

    “够了!莫小楼!”梵清惠怒喝一声,大袖一挥。

    “金吾卫,将这妖言惑众之人给我拿下!”

    无数身披重甲的卫士蜂拥而至,莫小楼拿出切梦刀,正要还击,却见自己根本没有丝毫内力,之前领悟的身法武技,也如同忘了一般。甚至连前世所学的战斗技巧,也统统用不了。

    这个贪婪殿,应该有一种规则的力量。一切行事,都必须遵守这里的既定规则。

    “莫小楼啊莫小楼,你发现了吧。这里,心的力量才是最强大的,哼,武功果然是小道。”梵清慧志得意满道。

    莫小楼轻叹一声,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,这些金吾卫便骇然发现眼前这男子明明就站在眼前,身体却似没有实体,想要用绳子绑住他,却毫无例外,轻易穿透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…...”

    “梵清慧,独角戏演得不错。可惜,我早已破了贪婪殿,不在局中了。”莫小楼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,别高兴得太早!”梵清慧沉吟半晌。抬起头来,目露凶煞,一字一顿道:“公主师妃暄,为妖术所蛊,罔顾正途,忤上失德,命金吾卫押至掖庭宫,听候发落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想干什么!”莫小楼正想阻止,突然感觉眼前光影流转引得一阵炫目,他只能闭上眼睛,心中默数了七次明暗交替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只见已来到一处清冷宫殿,师妃暄身着素帛奴衣,被绑绳索绑在殿中立柱上。

    梵清惠惬意地躺在不远处的凤撵上,边上自有宫女们扇着扇子。

    一名太监手持金丝黑卷,尖声叫道:

    “奉天承运皇帝,诏曰:公主师妃暄,不尊宫规,修习妖术,忤逆圣皇,判五毒剜身之刑。钦此!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声音一落,有一人拿着黑色的盒子,走到师妃暄面前,便要动手。

    莫小楼只是瞄了一眼,便见里面蜘蛛、蜈蚣、蝎子等五毒俱全,让人看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梵清惠,这可是你徒弟,你疯了不成?”他惊怒道。

    “任何阻挡我证道的人,都是敌人。”梵清惠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,但语气毫无波澜。

    “证道!?这里是贪婪殿,你若真遵从内心贪念,便彻底完了。而且……你的贪念,竟然是当皇帝!”

    “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何人能知?莫小楼啊莫小楼,你只听真言一面之词,便认为这贪婪殿不能遵从内心贪欲,可是,若事实正好相反呢?行刑官,还愣着作甚?”梵清惠沉眉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师妃暄惊恐的叫声在这安静的后花园中,尤为明显。

    “梵—清—惠!”

    梵清惠似是根本没看到莫小楼眼中的愤怒,低声道:

    “人需要控制贪婪,而非放弃贪婪。我已经感觉到,这惊雁宫的确蕴含着宇宙间最为玄妙莫测的力量,若是能够将这股力量为我所用,便可掌控惊雁宫,让幻境化虚为实!到那时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难得变得激动起来:

    “到那时,我想当皇帝就是皇帝,想当佛祖就是佛祖,天上地下,真正唯我独尊,哈哈哈!”

    伴随着她肆无忌惮的狂笑声,慢慢的,师妃暄也从惊叫变成惨叫,最后变成痛苦的呻吟……

    原本清脆悦耳的声音,变得嘶哑,到最后变得像是生锈的铁器,这些毒虫,不仅爬满了她的身体,还开始噬咬她的喉管声带……

    莫小楼怒声道:“你分明就是为自己的贪婪找借口而已!是,人确实可以控制贪婪,但绝不是像你这样,用更大的贪欲,更大的野心来控制。石之轩说得没错,你们慈航静斋,果然全是一些政治......”

    “放肆!”梵清惠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,怒喝一声,而莫小楼继续骂道:“就为了当个假皇帝,你连自己的徒弟都要用如此恶毒的刑罚,真是禽兽不如!”

    梵清惠脸色阴沉:“妃暄是我最得意的直传弟子,我待她如亲生女儿,她的慈航剑典,修行进度比我当年还快。我怎么忍心真害她?”说罢转头问师妃暄道:

    “妃暄,我问你,你的师尊是谁?莫小楼是你什么人?你毕生的志愿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师尊是慈航圣皇,莫小楼是.....是我爹爹。师尊,妃暄…...妃暄好累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朕告诉过你,莫小楼是你不共戴天的仇人,你毕生的志愿就是匡扶天下,开辟盛世。拉下去,好生医治,明天施以冰刑!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莫小楼的脑中一阵轰然,怎么也想不到这疯女人变态至此,想起平时乖巧听话的师妃暄在这幻境中经历极刑之痛,他双眼通红,目呲欲裂……

    他想起竹林中那个野性调皮的师妃暄,那个缠着他讲故事的、对他依恋不已的师妃暄,那个和丝娜看不对眼的师妃暄,其实,没被慈航静斋洗脑的她,是有着一颗坚强可爱之心的。

    莫小楼的面孔开始抽动,随之,他笑了起来,笑的有些悲伤,也有些冰冷嘲讽,他的语调低下,但声音中的愤怒,却丝毫没有减少:“梵清慧,为了做一场皇帝梦,要牺牲你自己的徒儿吗。”

    “此处乃是幻境,我教训自己的徒弟,于她本体并无伤损,与你何干。”

    “幻境?你竟然没有发觉。此处早已不是贪婪殿!看看你的指甲是否已长三分。”

    梵清惠面容一动,面对着莫小楼寒若冰芒的眸光,久久不言。

    “若是在贪欲殿,真言为何迟迟不到,枉你梵清惠虚活数十载,身为玄门正道执牛耳者,偏偏甘心活在虚妄中。连这么明显的破绽都没发现。看来,我将你当作对手,真是高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的话,直刺梵清惠的要害,她面色沉静,但面对莫小楼的嘲讽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事实,最是难以辩驳。

    安静的空气中,师妃暄虚弱的声音响起,声音虽小,却充满希望。

    “爹爹……原来是你来了......我......我全想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虎躯一震,难以置信地看着师妃暄。

    她明明记忆已经恢复,却仍......

    此时,师妃暄已是伤痕累累,但眼神却出奇的明亮,如夜空中的星辰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