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44章 咬你一口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心中念头一起,她毫不犹豫,果断出手!

    娇吒一声,身随剑走,直奔莫小楼而来。

    “兵!”

    真言暴喝一声,手掐法印,一轮波纹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,刹那间追上梵清惠,让她动作一顿。

    莫小楼反应极快,并没有往真言大师躲去,而是反其道而行之,冲向贪婪殿。

    “休想!”

    梵清惠嘴角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,竟生生用秘法破了真言大师的“兵”字法印,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袭杀莫小楼。

    感受到背后越来越近的破空之声,莫小楼根本不敢回头,疯狂运转身法,先前的伤口崩裂,伤上加伤,又喷出一口血。

    梵清惠距离更近了!

    “呃——”

    莫小楼背部受创,嘴里发出一声闷哼。不过,他终于险之又险地进入了殿内。

    差之毫厘,谬之千里。梵清惠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立在殿下,她注视着头顶诡异的贪婪殿三字,心念一动,

    “哼,我便不信魔头都能过我过不了。”

    在真言大师的惊呼声中,梵清惠一只脚已踏入殿内。

    世间之事,巧之又巧,在她进殿的瞬间,刚好到了七座宫殿循北斗七星的规律变换移动之时,梵清惠第一脚踏的是贪婪殿,下一脚下去,头顶的牌匾,已经变成哀痛殿。

    恐怕连惊雁宫的设计者都没有考虑过这种情况。不过,惊雁宫自成一界,早已形成了自己的规则。

    规则演化之下,贪婪殿和哀痛殿,合二为一!

    真言的脸色已是如苦瓜一般难看。

    莫要以为这是一加一那么简单,两殿合一,破关难度提升何止千万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惊雁宫,战神殿内部。

    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殿中石柱旁,石柱的阴影恰好挡着他的脸。在他对面不远处,地上一具盘坐着的躯体,顶上不断冒出黑雾。

    “上次一别,已有百年未见了吧,你竟然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。”黑影声音中带着半分笑意,半分感叹。

    “时间对我而言,没有任何意义。向雨田,你倒是信人。”黑影发出的声音毫无情感,冰冰冷如神似魔,但还是可判断出是个女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若非天门已关,我可不会守信。现在,血祭的人数够了,你要的人我也给你带来了,战神图录呢?”

    “别急,等到了时候,整个惊雁宫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急,我是怕你不守信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像你们人类。”

    忽然,声音一直冰冷的黑影剧烈闪动,暗芒爆闪。

    “不好,惊雁宫怎么在这时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然只说了一般,但向雨田已经听出了不好的信息……

    他从石柱后出来,眼中神光爆射,望向黑影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,战神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酒,遍地是酒,天下无双的美酒。

    莫小楼睁开眼时,自己已经出现在了这装潢华美,气派万千的皇宫之中。

    皇宫正中间,有一口人工开凿出来的水池,池水晶莹剔透,散发着迷人的酒香。

    池水色泽金黄,略带一丝粘稠,与莫小楼前世喝过的茅台颜色类似。

    但与茅台相比,酒香更加浓郁甘醇,一闻便似已醉了。

    “酒?看来是我的贪欲。”

    酒池周围,坐着无数作大臣打扮的人,他们放肆宴饮。

    宫殿两侧有宫女吹奏华美乐曲,一名头纱蒙面的异族美姬翩翩起舞,歌曰:

    “君不行兮夷犹,蹇谁留兮中洲?美要眇兮宜修,沛吾乘兮桂舟。令沅湘兮无波,使江水兮安流……”

    歌声飘渺似天籁,唱腔透出一种遗世独立的仙味儿,声腔技巧更是无人能及,没半点可供挑剔的瑕疵,配合动人的舞姿,令人动容。

    歌声把众人引进了一个音乐的奇异境域里,仙音下凡,透过不同的唱功腔调展现,呈现出某种丰富多姿,又令人难以捉摸的味道,飘飘乎遗世独立。

    曲终。

    乐声倏止。

    美姬面纱滑落,正是丝娜。

    随着歌声结束,殿后通道中,飘出一个身披明黄九龙袍,身材婀娜多姿,长发如瀑的女子……

    此女龙行虎步,气势不凡,飘入大殿后,威仪的声音传遍大殿:

    “众位爱卿,朕刚刚处理完国事,误了宴饮佳期,在此自罚一杯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微微一愣,这声音,清冷中带着成熟的威严,曼妙中却又含七分飘渺,不是梵清惠是谁!

    众卿拜服,整齐划一地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皇上操劳国事,臣等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今日并无皇帝,宴会之间,众生平等。”

    众人于是平身,再次互相举杯豪饮。

    在幻境中变成了皇帝的梵清惠这时好像方注意到莫小楼,面色一下子阴沉下来:

    “莫小楼。”

    她眼中杀机爆闪,挥手道:“来人,将此人拿下!”

    自有卫士从殿外而来,围住莫小楼,正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慢!”莫小楼轻笑一声,朗声道:

    “陛下方才还说今日众生平等,怎么又耍起皇帝的威风了?”

    梵清惠愕然。

    “清惠,须知君无戏言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胆!竟敢直呼陛下名字!”

    众卿愤怒出声。

    “汝等欲欺君乎?”莫小楼镇定自若,将临身的兵器视若无物。

    “住手。”梵清惠的声音,舒缓而稳定。

    “便让你再活一段时间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遵旨。”

    卫士们令行禁止,纷纷退出宫殿。

    宴会继续。

    “公主驾到!”

    莫小楼一回头,神色也为之一呆。

    身着华丽宫装的师妃暄从门口走进来,也不给皇帝行礼,三步作两步,冲到宴会桌上美食最丰富的区域,大吃特吃起来,毫无皇家风范。

    “妃暄,你又迟到了。”梵清惠神情无奈,眼中却是宠溺之色。

    “母后见谅,女儿方才见园中桑葚熟了,便采了些吃。”师妃暄笑意盎然,往梵清惠走去,经过莫小楼身边时,

    “咦?你身上气息好古怪。”师妃暄突然闪到莫小楼身边,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心中极爱喝酒,为何能克制贪念,滴酒不沾?”她歪着头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识我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我好想真应该认识你才对。好古怪的感觉啊……不管了,我试试看你好不好吃。”

    她嗷呜一声,一口咬住莫小楼的右臂。

    “嘶——”

    饶是以莫小楼的定力,这一下也让他痛呼出声。

    “妃暄!”梵清惠怒喝一声,语气严肃:

    “你为何又想食人!”

    “母后,众生平等,我们吃桌上的牛羊鸡犬,与豺狼虎豹吃人,哪有区别?”

    话一说完,她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,语气天真烂漫:

    “让我试试你的味道好吗?”

    这一章竟然昨天晚上忘了发了,晕。感谢凉巷旧友的打赏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