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8章 考验胆魄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,莫小楼一脸惊惧地从沼泽处冲回来,脸色一片惨绿,他忙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,想从中倒出粒解毒药丸。

    可惜似乎中毒太深,他根本使不上力气,瓶子掉在地上,人也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爹爹!”师妃暄惊呼一声,飞速冲过去帮忙。

    然而有人比她更快。

    夏妙莹抢过地上的药瓶,倒出一粒塞到莫小楼嘴里,随即不动声色地将药瓶塞进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莫小楼缓缓苏醒过来,心有余悸道:“好厉害的瘴气。我已经提前服了解毒药了,差点还是中招。”

    他费力地撑起身子,眼睛死死盯着前方沼泽。

    “我再试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爹爹,这个老家伙偷了你的药!”师妃暄一脸气愤地指着夏妙莹。

    “姥姥,还没夺到宝呢,这样不好吧?”莫小楼抽出切梦刀,横刀而立,神色不善。

    夏妙莹干笑一声,说道:“我等合作夺宝,自当齐心协力。嘿嘿,我只是见这瘴气厉害,求个保险而已。”

    她拿出药瓶,倒出小半出来,然后将瓶子抛给莫小楼。

    “作为盟友,拿些解毒药,总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莫小楼沉着脸,冷哼一声。却也知道此时还不到翻脸的时候,便不再多言,给了师妃暄一粒之后,快步走进沼泽。

    夏妙莹得意一笑,又匀出两颗给了丝娜。

    莫小楼此刻已深入沼泽迷雾中。刚进来的时候,他还能找到一些硬土空地落脚,等到了沼泽中间,满眼就全是泥洼,再无硬土。

    他神色不动,心中再次推算了一番,觉得自己的猜测应该八九不离十之后,嘴角一弯,随意找了头虎鳄,直接一脚踩在它头上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“爹爹怎么还不出来?”瘴气阻碍视线,师妃暄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,等了好久不见人,脸上充满担忧神色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这小子没有把握,怎会铤而走险。”夏妙莹一脸十分了解莫小楼的样子。

    丝娜虽也心中担心,却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盯紧莫小楼消失的地方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紧张焦灼的气氛让几人都不觉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连夏妙莹都怀疑莫小楼是不是真挂在里面了,这时,浓郁的瘴气中,莫小楼终于再次出现。

    他踩着虎鳄的头,三两步就跨到岸上,朗声道:“我已去了个来回,只要不运真气,这些虎鳄理都不会理你。”

    师妃暄扑到莫小楼怀里,不依道:“爹爹真坏,让人家担心死了!”

    莫小楼宠溺地抚摸着师妃暄的头,

    “放心,我没这么容易死的。”

    丝娜走上前来,拉着他的手道:“丁哥哥,你怎么知道只要不用真气,这些虎鳄就不会主动攻击人?”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考我呢。”

    丝娜眼波流转,凑在莫小楼耳边,呵气如兰,轻声呢喃了一句。

    莫小楼听完后,竖起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浪费时间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,我再做些事......”

    众人走后不久,解晖等人还不见踪影,真言倒率先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看着沼泽前方的一张木筏和刻得依然锋芒毕露的行草,低语念道:“此关考验来者胆魄,请千万不可运转真气。只需收摄心神,踩着沼中虎鳄之头而过即可。若有着实胆小者,丁某在此还留下一副竹筏,用竹筏渡沼泽,一样有惊无险。”

    读完,真言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莫施主果然深具慧心......”

    他也不怀疑此言真假,竟就这么踩着沼泽中的虎鳄头而过。

    当他过去后,沼泽里再次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时间不知不觉中飞逝,诡异的是,天上那轮烈日便那么一直挂在正中,丝毫未动。

    “清惠,这惊雁宫中机关消息果然厉害,若非带来的人多,我等恐怕要吃大亏。”

    大批武林人士从另一个方向陆陆续续出现,看人员数量,显然在惊雁宫偏殿中损失了不少。连解晖都是一脸疲色,略显狼狈。

    此时刚一脱险,立马先暗暗邀了个功。

    “此番害解堡主损失惨重,清惠惭愧。”

    “清惠这话就见外了,为了清惠,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解堡主,方才损失在迷宫中的人,都是英雄。我净念禅院定会将这些义士的名字刻在佛龛之上,时时拜祭供养。”不贪洪亮的声音,打断了解晖欲要表明心迹的话,让解晖眉头一皱。不过他也是老奸巨猾之人,并不生气,转过头来换上一脸感激涕零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能得到净念禅院高僧的供养,真是他们前世修来的福气,也算死得其所啦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堡主仁义,贫僧拜服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快看,这里又有字!”不痴惊愕的声音又一次响起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梵清惠心中升起不太好的预感,顺着他手指看过去,便见到先前真言所看到的竹筏和文字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再次集中在梵清惠身上,神色诡异。

    先前梵清惠说正殿的路是别人故弄玄虚,但从偏殿进入之后,损失惨重......

    梵清惠低眉合什:“阿弥陀佛,此必是对方诱敌之策,不可轻信。不过,此事验证起来也不难,稍后,我便不运真气,进入沼泽相试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。”解晖闻言断然出言,手持长枪,朗声道:“此等小事,我去便可,清惠且在此静心等候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持枪而去。

    解晖如莫小楼一般,先利用沼泽中硬土空地,淌过浅滩,到达中央。此时,已经没有了可落脚之地。

    但到达沼泽深处后,他便踟蹰不前了,脸上神色变幻,如川剧变脸一般。

    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池中虎鳄,他冷然道:“哼,这种凶物,怎可能不用真气便不会动手?当我解晖傻么?”

    也不再试,沿原路返回。

    “清惠,先前文字果然是那人惑敌之计。此处瘴气乃尸气聚集,倒无剧毒,只是......我方才只是提脚,还未踩上这虎鳄的头,便受到其悍然攻击,好在我枪术精湛,这才有惊无险逃了出来......说什么试炼胆魄,我呸!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果然如此。多谢堡主相试。”

    “清惠太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梵清惠仔细观察了一下沼泽中虎鳄的分布,脸上泛着智珠在握的神采。这美妙的一幕让解晖看得目眩神迷,心动不已。

    “诸位,此处虎鳄虽多,但排列却很松散。我等只需每三人结成阵势,阵阵相护,以箭矢之阵突击便可。”

    “妙。如此一来,我等便可集最强之力,以点破面。虎鳄虽多,但能攻击到我等的数量有限,必可轻松渡过!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