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30章 以手为刀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“爹爹,这傻大个好生可恶,不如让女儿上去教训教训他!”

    她也是个闲不住的主,方才见台上打得欢快,就有些手痒。此时见汗直竟然指名道姓要挑战莫小楼,顿觉机会来了,高声道。

    “胡闹!”。

    一位长老模样的老者拐杖敲的咚咚作响:

    “这么小的娃,哪能上擂台!快下去。”

    而周围诧异的目光瞬间集中过来,见说话之人不到十岁,皆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汗直眉头大皱,也不满道:

    “好你个丁鹏,自己不敢上场,便示意自己女儿顶上不成?呵,你倒是好算计,这么小的女娃,既帮你躲过一劫,输了也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能打赢人家再说!”她生怕莫小楼阻止,将色空剑抛给他,转身运转轻功飘上擂台,站在汗直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她这手轻功,汗直神色微讶,惊道:“不想还真有点本事。丫头,既上擂台,待会交手之中,若有个缺胳膊断腿,可别怪我言之不预!”

    他欺师妃暄年幼,便要在言语上唬住她,似提醒似威胁地说道。

    莫小楼盯着汗直的眼中寒芒一闪。

    台上的汗直忽然感到身体一冷,内心狂跳……他似乎感觉到一双极其可怕的眼睛盯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汗直这家伙!竟然真准备对小女孩动手!”之前的黝黑瘦子角风愤怒道,显然对汗直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莫小楼侧目,感激地看了他一眼,随后收回目光,注意力集中在小丫头身上。

    “女娃儿,若我让你在我手上走过两招,便算我输!”

    “可恶,看招!”

    小丫头气嘟嘟地鼓起嘴,化指作剑,身随剑走,直点汗直而去。

    面对她的攻击,汗直动作都懒得多做,等她的剑指快到时,看准机会,猛然出拳,直击她的两指,嘴角充满不屑……

    然而,拳上并没有传来关节碎裂的触感。师妃暄用了个巧劲,直接贴着汗直的臂膀,伸指点在他肩膀处。

    虽力气不大,但已过了一招。

    汗直脸色一沉,突然大喝一声,踏前一步。

    他身材高大,步幅宽阔,简单一个踏步就拉近了攻击距离,同时双拳如飓风般袭去,这招对师妃暄来说挡起来本问题不大,但她毕竟大脑受损,平时倒问题不大,但此时节奏极快,思维与行动之间,终于出现一丝不自然的迟滞,故而一掌挡地勉强,身体被迫后退。

    汗直还待继续进攻,丝娜却冷哼一声,提醒道:

    “两招已过,罢手吧。”

    汗直豁然停步,神情有些不甘。

    莫小楼在台下看着师妃暄情况似有不对,便朗声道:

    “汗直兄,小女顽劣,莫要放在心上。还是由我来与你对上一局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也好。”汗直冷眼看向莫小楼,静立原地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以为他就此罢手,师妃暄也放下戒心准备下擂台时。他嘴角一声阴笑,左拳猛然挥出,狠狠的砸向师妃暄,看这一拳的速度,比之方才速度力量更甚,显然是压箱底的绝招。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谁都没有料到这个三尺大汉竟然会做出这等偷袭孩童之事,不但没有因为对手年幼而留手,反而用了自己最强的攻击直接瞄准师妃暄头部要害。

    这一拳,明着是打师妃暄,实际上是对莫小楼彻彻底底的挑衅!

    师妃暄记忆停留在去往慈航静斋之前,以往的交手经验早已不在,哪里料到这种情况,一时来不及反应。

    好在肌肉记忆尚在,右手鬼使神差般出现在额头上,恰好挡住汗直的铁拳。

    但,一个仓促应对,一个蓄势偷袭,高下力判。

    “呜哇——”小丫头惨叫一声,被打下擂台。

    “丫头!!!!”

    莫小楼在原地留下无数残影,人已到了师妃暄身边,小心翼翼地抱着她。

    虽有手掌作为缓冲,师妃暄脑部还是受到了巨大的震荡,嘴边溢出一丝鲜血,显然已受内伤。

    她脸色惨白,嘴角鲜红的血让莫小楼脸色更加冰冷,杀机腾腾。刚才若非师妃暄本能地挡了一下,恐怕就不止受个内伤这么简单了!

    此时师妃暄眼中忽然浮现一丝奇怪的神色,不过一闪而逝,并没有被莫小楼看到。

    丝娜快步奔跑到擂台上,怒视汗直,脸色铁青:“汗直,你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嘿,对决尚未结束,谁让这小丫头如此天真?哼,既上擂台,有所损失在所难免。怕受伤的话,就别逞强上来自找苦吃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整张脸毫无表情,但熟悉他的人便知他已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他将小丫头递给丝娜:“丝娜,麻烦帮我照看下她。”

    缓步站起,一步一步走向汗直,每走一步,气势就攀升一层,直到两人距离不过半尺。

    “现在,我来做你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“莫......爹爹,你要小心。”师妃暄躺在丝娜怀里,提醒莫小楼道。

    莫小楼微微一笑,缓缓伸出一根手指,冷然对汗直道:“若我让你在我手上走过一招,便算我输!”

    他将汗直先前说的话,原封不动还给他。

    而台下自对决开始就一直不动神色的夏妙莹此时见到莫小楼的眼神,皱眉道:这后生,好重的杀气......

    汗直双手抱胸,笑得肆无忌惮:“哈哈哈,一招......还没有人敢在我汗直面前说这种话!小子,你很嚣张,不错......真不错!”

    瞥了眼莫小楼背后竹刀,讥讽道:“怎么,还想用武器来对决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哼,对付你这杂碎,不需要。”

    解下竹刀,挥手一甩。

    噌——

    竹刀如击败革,插在地面硬土上,刀柄晃动不止。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莫小楼冷冷开口。

    “哈,我让你先出手!”

    “呵,”莫小楼笑了,不再废话,身体先是后退一步,然后抬起右手,横切而去。

    “切,连个招式都没有!”汗直眼睛半眯,等到莫小楼的手快到他面前时才骤然出手,右手做格挡状,脸上再次挂起阴笑,左手顺势一巴掌往莫小楼脸上甩去。

    他竟然想给莫小楼一个大巴掌!

    然而,就在汗直以为胜券在握时,本来明明格挡住莫小楼手掌的地方,却传来不一样的触感,不像是碰到了肢体,倒像是——

    一把刀!

    锋锐如刀!

    在汗直的感官中,整个视野范围都被这一柄可怕的刀占据!

    如夜空中劈开黑暗的寒光,又如亘古长存于世的锐利锋芒。

    “嗤——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!!”

    干净利落的切割声响起,伴随着汗直的惨叫,他右手齐肘而断,断口处光滑如镜!

    “既上擂台,有所损失,在所难免。”

    全场,只余莫小楼淡漠的声音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