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1章 暴露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莫小楼从书房中拿出笔墨,以及一柄折扇,见婠婠娇俏立于一旁,轻歪着脑袋,眼神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别动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此时的神态表情让他眼神一亮,轻轻吩咐了一句后,便迅速拿出鹅毛笔在扇子的中心处描绘起来。

    不片晌,身着洋装的小婠婠便活灵活现出现在扇上,不仅形神俱肖,连那种揉合了优雅华丽与黑暗诡异的神秘特质都给捕捉得一丝不漏,线条简洁有力,精准明晰。

    这就是工笔画的魅力,虽然在意识形态的表现上,可能不如国画,但胜在写实,能将那些难忘的瞬间像照片一样保存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丫头,如何?”最后一笔勾完,莫小楼收起鹅毛笔,微笑着背转折扇,将画上那个惟妙惟肖的妙人展示给婠婠看。

    小丫头凝神一看,顿时被震惊得张开了嘴,心中涌现出一股奇特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你怎么做到的?感觉像照镜子,又好像看到自己的孪生姐妹一样。好好玩啊!”

    “哎,别抢。还没写完!”

    莫小楼轻轻推开张牙舞爪想要抢走折扇的小丫头,从腰间又抽出一支狼毫来,蘸上香墨,随后数行方正平直的小楷在折扇上晕染。

    “水陆草木之花,可爱者甚蕃......”

    随着莫小楼低沉的声音娓娓而起,小丫头的眼神变得认真起来。圣门中人,从小就学琴棋书画,文学素养向来不低。因此,虽只听得两句,却已感觉到此文不凡。

    衣袂飘飞,笔走龙蛇。此时的莫小楼更像是一个风华正茂,激扬文字的诗人,而不像是武者。

    “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开皇来,世人多爱优昙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......”

    念到此处时,莫小楼脸上的表情已是极其严肃,似乎在进行一项神圣的仪式。也因此,他笔力未收,使得折扇上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”这两句似被着重书写一般。

    “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

    及得此句,他却抬起头看了一眼婠婠,微微一笑后,才继续低头书写:

    “予谓菊,花之隐逸者也;优昙,花之珍奇者也;莲,花之君子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优昙之爱,宜乎众矣!”

    不愧是千古名篇,一拿出手,就将小婠婠震得愣愣不言,张着小嘴,甚是呆萌。

    “送给你如何?”莫小楼收起毛笔,在扇面上轻轻一吹,示意婠婠道。

    婠婠眼中闪过心动之色,嘴上却拒绝道:

    “才不要呢,你又不是师尊,凭什么对我说教。我才不要做什么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呢!”

    莫小楼无奈摇了摇头,又同时拿出鹅毛笔与狼毫,夹在手指之间,在扇子另一面空白的部分写写画画起来,不过这次,狼毫蘸取的,是朱砂。

    不久后,一只毛发火红如业火燃烧,身披锁子黄金甲的桀骜背影跃然纸上,扇子上半部分,是由狼毫晕染出的数不清的天兵天将,而下半部分,一只由工笔勾勒,背后火红色的披风张扬到几乎要跃出扇面的伟岸背影。

    天兵无穷无尽,然所有的风头,都被这道背影所抢走。仿佛只要他站在那里,那么天上地下,所有的目光都必须聚焦在他的身上,那便是独一无二、威风凛凛的——齐天大圣!

    扔掉双笔,莫小楼将方才新画的一面展开给婠婠看来一眼,然后油然道:

    “这回要不要?”

    “要!不过......我肯定不会当什么花中君子的,我是注定要成为妖女的人!”

    “那就做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......妖女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谢谢你啦,笨蛋叔叔......只有你愿和婠儿说这些…...”

    莫小楼正准备揶揄两句,忽然感受到一股冰冷的气息从背后传来。回头望去,只见邪王立于不远处的门廊之下,冷笑连连。

    “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。好一篇志怀高洁的散文,乖徒儿,你果然不一般啊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回来看看我的好徒弟。若不是知道你有过目不忘之能,我还联系不到你身上。”石之轩的表情更加阴沉,语气也更加冰冷了。

    莫小楼不解道:“师父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方才接到密报,城中出现大批阴癸派门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阴癸派门人?难道是来救婠婠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还敢狡辩!”石之轩断喝一声,扫了一眼莫小楼身后的婠婠,一字一句道:“她的另一把匕首呢?”

    莫小楼脸色一变,他怎知有两把匕首?

    “你可知,作为我的徒弟,最忌讳的是什么?”石之轩已经走上前来,轻轻拍着莫小楼的肩膀,笑得诡异。

    “是——愚蠢!”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石之轩声音并不高,可这一声“愚蠢”二字却带着极为强烈的内息与威压,功力低微的莫小楼一瞬间就吐血而飞。

    本来正凝心查看折扇的婠婠一下子被惊醒,一声惊呼:“笨蛋叔叔!”

    想运转轻功过去接住莫小楼,却发现自己的内息根本运转不了。

    来自石之轩的强大威压让莫小楼和婠婠皆全身僵硬,运转不了任何内息。力量的差距,太大了!

    “……”莫小楼终于落地,正好落在婠婠旁边。他艰难地撑起身体,跌坐在地上,眉头紧皱。他万万没想到,石之轩这么快就发现了他的小手段。本来还想着在石之轩这里学学武功,再从容逃走,现在想想,可笑至极。

    堂堂邪王,如果这么好坑,早就被佛道两门杀了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莫小楼也开始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不是后悔背着石之轩耍手段,而是后悔将婠婠牵扯进来。虽只短短几天的接触,但莫小楼的确有些喜欢这个可爱机灵的小姑娘了。当然,是那种大人对小孩子的喜欢。

    “看来,你很喜欢这个小姑娘?若我先杀了她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!”莫小楼猛然摇头:“此事与她无关。”

    “无关?”石之轩呵呵一笑,盯着婠婠问道:“真的无关吗?”

    也不等她回答,石之轩手中聚起真气,淡漠地吐出一个字:“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丫头快跑!!”

    莫小楼一咬牙,大吼一声,在邪王那如山岳般的气势压迫下霍然起身,抓起婠婠的手,用尽全力朝外甩去。

    轰!!

    邪王的铁拳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他胸膛,咔嚓数响,肋骨已断了数根。

    “坏叔叔……!”

    婠婠的一声惊呼传来,但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这是邪王石之轩,怎会让一个小丫头逃出他的攻击范围?

    只见他反手一抓,抓住小丫头就往地上甩去。莫小楼低吼一声,不顾伤势抢在她落地之前接住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莫小楼再遭重击,喷出一口血箭,一小半沾染在了婠婠的衣服,还有一小半撒在她手中折扇上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,他的阻挡缓冲了一部分冲力,这才没有让婠婠直接殒命。

    莫小楼猛咬舌尖,不让自己陷入眩晕,强打精神,将婠婠拉到自己身后挡住。

    石之轩见两人已失去战斗力,便也没急着干掉他们,幽幽道:

    “小楼啊小楼,你倒是好算计。当日在瀑布,你假意挟制这小丫头,看似救我,其实是想以匕首为信物,将我这藏身处的地图画给玉妍吧?”

    莫小楼深吸了几口气,似乎放弃了抵抗,弱弱道:“师尊法眼如炬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何不干脆让玉妍和我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“师尊啊师尊,到了现在还在骗人么?你若不是故意暴露,阴后如何能找到那里?”

    “呵,你倒看得透彻......不错,当日就算玉妍玉石俱焚,我也有八成把握不死。反而可借生死之间的大恐怖,突破不死印的极限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竟然......”婠婠嘴角溢血,仿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阴癸派定有内奸。”莫小楼冷然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石之轩眼神一动,讶然道:“你从何判断?”

    “匕首。若非内奸,这种细节之事,如何会让你所知?即使你情报网再密集,下面的人也不会将此事当重要信息往上传递。而且......”莫小楼眼中闪过智慧的神色,断然道:“你绝不是通过匕首有缺而知道此事,而是通过内奸的回报反推出这个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精准的判断。小楼啊小楼,我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。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