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2章 回到隋唐

作者:白马饰金羁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重楼的意识逐渐苏醒。

    头好痛……难道我还没有死?可我明明使用了维度武器,空间坍塌的伟力下,怎么可能还活着!

    重楼一下子睁开了眼睛,迅速坐起身来,赫然发现,自己竟在一张松软的大床上,床上幔帐、棉被等都是大红色,顺着向窗口看去,只见窗口贴满喜字,显然,这里是一间婚房。

    “啊!你醒了!”

    一个欢喜的少女声音从他耳边传来,随之,一个清秀的俏颜愣愣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女子身材瘦小,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,身着一身翠绿色的长裙,肌肤嫩白娇媚,秀气的瑶鼻娇翘,美眸清彻透明,如一汪干净的泉水。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风姿,长大之后不知会如何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“我没死?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运气好,我打渔的时候把你从河里捞了上来。”一把老迈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随之进来一老头。老迈却让人不可轻视。

    少女雀跃而起,猛扑到老头怀里,大声撒娇道:

    “爷爷,你回来啦!”

    老头溺爱地抚着少女的头,微笑道:

    “造化,造化啊。当初我与慕清流打赌,输了半子,约定将自己的孙女嫁给他后人为妾。哈哈,你不是一直不想嫁吗?这小子虽然身为男子,但天生魅体,若是做女装打扮,必是倾国倾城。我让他取代与你,岂不是两全其美?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重楼唰的一下站起来,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难道不愿意?小子,我救你性命,你合该以身报恩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爷爷你怎能这样,这位公子与我们无冤无仇,怎么能把他推进魔窟呢。”

    “嚯嚯嚯,我身为邪帝,推人进魔窟乃应尽之义,小雨,给这家伙打扮打扮,弄漂亮点!明日出嫁喽~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留下某人无语的在空气中凌乱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哈,我爷爷当年练功走火入魔,把这里练坏了,总以为自己和慕爷爷打过赌,所以......你别介意。”婚房中,女子一脸歉意地看着身着凤冠霞披的重楼,指了指脑袋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一声长叹,很无奈啊!

    “嘻嘻,别生气啦,我请你吃糖。呃......说句实话,你穿女装真的太美了,那些慈航静斋的所谓仙女与你一比,简直如云泥比之飞燕。看来爷爷脑子虽然坏了,但眼光还是没变的。你果然是倾国倾城,咯咯咯......”

    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完全停不下来,让重楼脸色更难看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听你爷爷说,他是邪帝?”

    “是呢,爷爷就是我圣门邪帝:向雨田。”

    “咦?好像在哪听过的样子,是某本古籍么。”

    少女见重楼的表情,似乎对他的态度感到惊奇,这世上哪个人听到邪帝向雨田之名不吓一跳的,这年轻人却如此淡然?

    由于重楼来自二十九世纪,虽然那时还有《大唐双龙传》这本书,但只是存在于远古的记忆芯片中,重楼作为特工,自然不可能将这种记忆芯片植入大脑,故而只是有些印象,却是真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重楼又开口问少女:

    “姑娘,能否告诉我现在是什么年代,这里是哪里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仁寿元年。这是四川成都的郊外的忘忧谷。”

    “忘忧谷,倒是好名字。”

    看来我回到了隋唐时期,波澜壮阔的时代啊。

    重楼学着古人拱手作揖:

    “在下重......莫小楼,不知姑娘如何称呼?”他本来准备介绍自己的代号,可是思及最后自己的任务,心中觉得自己根本配不上这个名号,于是转口说了自己的真名。

    少女眨眨眼道:

    “我叫轻小雨。”

    “有姓轻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姓重的,为什么不能有姓轻的?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莫小楼哑口无言了,这女子玲珑剔透,已经听到了他刚才说的重字,后来转口,便以为自己介绍的是假名,于是也用假名应对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不错不错,有姓重的,自然有姓轻的。不过......重这个姓,从此与我无关,过去,也与我无关了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大笑一声,摘掉凤冠,撤掉霞披,对少女说:

    “有酒没有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亮清冷耀眼。

    小楼站在亭前猛灌酒,用酒坛子。

    饶是他酒量惊人,却也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也许并不是他喝醉,而是想醉。

    酒不醉人人自醉。

    于是他也不顾自己的女装打扮,胡乱跳将起来,引吭高歌:

    “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
    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

    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

    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
    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
    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

    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”

    李白当时写这首诗的时候可能是抒发自己的孤寂,然而到了小楼的嘴里却又像是充满着对生活的希望。

    他终于倒在了地上,意识陷入沉睡。

    月,似乎暗淡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便在闲适安逸的气氛中度过,每天喝两壶酒,赏赏月,吟诗作对,还有和轻小雨斗斗嘴,日子过得倒也不错。除了整天得穿成女人样逗老头子开心......

    连莫小楼自己都以为可以这么安逸的混下去,不再如前世那般总是在刀光血影中挣扎。为了任务,连正经的女朋友都没找过,唯一的一个,还骗了她......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。

    “邪帝可在?慕清流传人石之轩来此赴当年之约,迎娶邪帝孙女!”一道温文尔雅的男声从山谷外传来,明明声音极远,却仿佛极近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你爷爷脑子有问题?”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小雨张开小嘴,手中的碗掉下来,碎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来了,终于来啦!我的承诺兑现后,马上就能破碎虚空啦!”向老头如同癫狂,脸上的表情充满了狂热。

    “不行,爷爷,不能让他嫁啊!”轻小雨显得有些焦急。

    向雨田双眼通红,呼呼喘着气道:

    “他不嫁,难道你嫁不成?好了,我们圣门中人,当随心所欲。这小子不过一介村夫,能嫁给慕清流后人已经是烧了八辈子高香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。别的随你说,我什么时候成一介村夫了?”

    轻小雨嗔怪地瞪了他一眼。都现在了,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么?

    “不行啊爷爷,他是男的,很快就被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现又如何?我反正已经兑现承诺了,还送了个内媚体质的男子给他,他赚了。再说,当年慕清流就和桓玄不清不楚的,他的传人说不定也喜欢男人。说不得还得感谢我呢!哈哈哈,别管这么多了,快,给他扮上。”

    莫小楼此时再不说话怕是不行了,本来以为是这老头子脑子抽风的玩笑话,想不到还真有人来迎亲。

    都他妈的什么事儿嘛!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站在向雨田面前,淡然却坚定的说:

    “虽然感谢你救了我,不过此事我不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管你答不答应,你小子一点武功都不会,老子弄死你如同弄死一只蚂蚁,你敢反抗不成?”

    莫小楼眉头紧皱,愤愤道:

    “那你杀了我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不敢?”

    “爷爷,不要!”

    轻小雨张开双手,坚定地挡在小楼身前。

    “小雨!这个时候,别任性了。我完成当年赌约,弥补掉这个心灵破绽,就可以破碎虚空了。到时候我依然是天下第一人,天下第一哈哈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“小子,是男人就别站在女人身后。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你他妈这个时候知道老子是男人了?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我不管,你就说答不答应吧。不答应的话我阉掉你,真把你变成女人!”

    莫小楼冷冷一笑,抬眼一看身边的一块巨石,想也不想,低头猛然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呀——”轻小雨挡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哟,骨头还挺硬。若让你在我眼前自杀,我还配叫邪帝吗?不过......”

    “老夫向来欣赏硬骨头。这样吧,大不了我给你个逃生的机会,我将独门秘籍道心种魔大法传授给你,到时候能否死中求生,便看你本事了,如何?”

    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莫小楼情知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声音冰冷沙哑,如同荒原中的孤狼低嚎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