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644章 高家的来客

作者:飞花逐叶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魏侯十六年八月初二,武安。

    作为魏国都城所在,武安一向是消息流通迅速的地方。

    刚刚传来的北平关陷落的消息之后,没到一天时间便传遍了上层人士,且迅速往下层传播蔓延。

    匈奴在魏人眼中一向都是虎狼之辈,去年入关便让燕山遭受大难,幸好有武扬君才将这些凶残之辈全部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现在匈奴人又打了进来,谁又能去抵挡他们?凭吃了败仗的岭北大营吗?

    于是,在武安城内一种危机感开始蔓延,而人们对兵败的伍明炎也大为不满。

    当然了,魏人的危机感岭北大营兵败只是一个引子,更多的还受如今天下大势的影响。

    现在魏国西面的秦国和楚国,已经和魏军多次交手,互有胜负。如今的匈奴人人再破关燕山,魏国便是前后受敌之状。

    而去年这时候,虽然秦楚两国也是咄咄逼人之态,可真正动手的规模可没有当前这么大,所有魏人才会隐隐约约有些危机感。

    但是,这种危机感也很快被另一个问题压下去,那就是讨论该有谁去燕山收拾残局。

    最开始基本只有一个观点,那就是请武扬君出山,重返岭北大营抗击匈奴。

    可到后来,又有声音指出,当由一位老将出马才为稳妥,那么在齐鲁之间屡战屡胜的高承德便被推上了前台。

    这当然是世族安排的戏码,为的就是给即将班师回朝的高承德造势。

    于是乎,在谁去燕山收拾残局的讨论中,人选就在高承德和魏无忌两人之间争论。

    而争论的热度最终在今天达到最高,因为今天是高柱国班师回朝的日子。

    和许多人预料中的不一样,在鲁国取得之后,高承德并未跟随自己的军队一切支援秦楚战线,也没有坐镇鲁国和襄平郡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已经是三年之后,这位外出征战的高柱国第一次回朝。

    在魏国权力顶峰的几人中,高承德可以说是存在感最弱的一位,除了打仗好像就没有闹出点其他话题来。

    而今天,在某些人的刻意推动下,高承德才突然在武安火了。

    虽然高承德是携大胜而归,但魏无忌本人的群众基础也是不差的,以至于此事到了现在两种声音依旧斗得旗鼓相当。

    可是,这毕竟是普通百姓的言论,虽然可以反映一些问题,但最终做决定的还是在朝堂诸公。

    所以,当百姓们家长里短念叨军国大事的时候,此时热闹的高府上公卿贵族们也没闲着。

    作为三位柱国将军之一,高承德的府邸那也是气派非凡,此时正是张灯结彩。

    而高承德的长子高常诚,此时则在府门处迎接宾客,旁边则是被迫叫来一起的高阳少爷。

    “父亲,咱家可真是厉害,爷爷才刚回来,谢、赵、张、王四家都派了人来!”高阳趁着没人的间隙对自己父亲道。

    他也是难得正经的感慨一番,为的便是在自己老爹面前装装成熟,然后解除对他的禁足。

    可高阳却不知道,在听到谢、赵、张、王四家的时候,自己父亲眼中却有一闪而逝的忧虑。

    然后,高常诚便对自己儿子问道:“你觉得,这四家找上咱们,是好事?”

    高阳顿时感到无语,难道不是这样吗?这四家可是比自家更为显赫的存在,能让这些人一起登门拜访,难道还不是好事?

    但高阳也不傻,知道自己父亲肯定也有自己的看法,于是恭谨道:“孩儿愚钝,还请父亲赐教!”

    高常诚叹了口气,只是道:“有些事情,也该你自己去体会了……为父总不能护你一辈子的!”

    见自己父亲这个样子,高阳心里就更不明白了,好好的班师凯旋的日子,怎么还伤感上了!

    而高常诚则是回首望向了院墙深处,麻烦也就在哪里!

    是的,在高常诚看来这四家找上来就是一场麻烦,看看伍明炎是怎么回事就可以明白。

    作为三大柱国之一,现在的伍明炎可不就是在寒门世族争斗中,落到了如今这种举步维艰的境地。

    结合着武安如今的舆论,高常诚不用想这些人找上门来的目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内府,刚刚回来的高承德还未卸下甲胄,便不得不迎接起几位重要宾客来。

    这几人正是谢、赵、张、王四家的后辈,反正在高承德面前是这样的,平日里这些人都是和高常诚称兄道弟的。

    这里面便包括魏夫人的哥哥,谢家家主继承人谢昌,今日他也是代表四家来说话的。

    在先前说了许多客套话,将高承德战功夸了个天花乱坠之后,谢昌才不经意间道:“伯父可知,如今燕山局势如何!”

    虽然被这些晚辈夸上了天,但这些对高承德来说也是清风拂面一般,没有在他心里泛起丝毫波澜来。

    所以,在被问到燕山的局势时,高承德还是很清晰的答道:“我听闻匈奴已经攻入了长城,岭北大营如今只能依托城池坚守,想必燕山已是胡人横行了!”

    其实,高承德也能猜到这几个小悲此行的目的,但规则就是那样,所以他也只能配合着演戏。

    “是啊,如今燕山军民困于水火,我等皆是忧心忡忡,恨不得执戈而上以救万名!”谢昌很是很是伤感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旁边听着的几人也连连符合,都言自己是如何对燕山局面感到忧心的。

    “几位贤侄担忧过甚了吧!我听闻,就在前两天君上才发布诏命,让燕山临近各郡郡兵出动,且武安大营也有援兵北上!”高承德很是淡定道。

    紧接着,便听他继续道:“而且,燕山有伍柱国坐镇,想必匈奴人也翻不起什么大浪来!”

    谢昌看了一眼高承德古井无波一般的脸,心里暗骂了一声老狐狸,这是一点不上套的节奏啊!

    长久以来,对于高家这种在世族与寒门之争中两不相帮的态度,他们这四家就是深有诟病的。

    见高承德此时仍是事不关己的样子,谢昌也失去了拐弯抹角的耐心,而是直接道:“伍柱国如今兵败,若是伯父能去燕山帮衬着,想必胡人定难作乱!”

    高承德不由愣住,就在这几人都道这位是不是在思考的时候,高承德突然问道:“这是你们的意思,还是你家长辈的意思?”

    还没等这几人回答,高承德便继续道:“若是你家长辈的意思,那么就让他们亲自来和我谈,你们几个小辈……有些事情做不了主的!”

    这话,说得谢昌几人是哑口无言,高承德这就是典型的耍无赖,有些倚老卖老的意思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们长辈也不是不想来,可他们也是要避嫌的。

    若是今日他们四家真正做主的几位都来了高府,那么就难保魏侯不会猜忌些什么,那事情可就大发了。

    而高承德也是清楚这一点,才用这话将眼前这几个小辈堵了回去。

    想和我谈事,可以,但得让你家长辈来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