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七四八章 玄门领袖称玉虚

作者:纸生云烟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宝钟悬空。

    庆云翔集,凤凰来贺。

    只是轻轻一摇,钟身上神秘而又晦涩的花纹泛起光晕,钟声响起,声音松透,音柔韵长,圆润细腻,余音袅袅,似乎浣纱归来,轻拂荷叶,又如霜月当空,叩开堆雪的门扉,或者雨晴云散,陌上花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很轻,很脆,很动听,听上去,仿佛非常美好,和大名鼎鼎的落魂钟不相符。

    可虚空中,肉眼难见的音波散开,凡是被波及的,都有一种来自于内心深处的战栗和不安,觉得非常虚弱,非常空虚,非常难受。

    这样的法宝,涉及的力量层次已经是规则。

    “落魂钟,”

    九荒妖圣李元丰眸光惨绿,盯着在极天上大放光明的宝钟,若有所思,对于此宝,他恐怕比很多人知道的多。

    作为背后有娲皇宫,勾陈宫,以及妖师宫的人,李元丰向来不会放松自己对天地间诸多辛秘的探索和了解,毫无疑问,各种各样的法宝和神通,不会落下。

    再者就是李元丰熟知封神之事,对于广成子的这一法宝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“比想象的威能还要大,”

    李元丰负手而立,背后重叠光轮,九首攒如环,发出清音,在封神之时,广成子虽然出众,可在元始圣人门下也只是十二徒弟之一,可后来圣人隐退后,他却成为执掌玉虚宫的不二人选,修为再上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封神后,天地变动,有的金仙即使没有陨落,可这么多纪元过去,修为不增反降,少有的能够再进一步,而广成子很可能是其中最为耀眼的一个。

    落魂钟本来品级不低,再加上广成子这等人物用心祭炼,法宝威能提升,也不意外。

    “只是,”

    李元丰展目看去,见上璟魔主身上的裙裾荡起水纹涟漪,俏脸有点白,顶门上天命青焰摇曳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,刚才落魂钟横来,再加上威能不小,让这位魔主受了伤。

    这一下,端的是又准,又狠,又稳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很符合玉虚宫的做派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上璟魔主用手扶了扶长眉,声音冰冷,蕴含杀机,看向宝钟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玉虚宫,陈有余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明月升空,片云不染,空空明明之下,修长的手掌凭空出现,抓住落魂钟,再然后,大袖飘飘,走出一个美少年,他面如傅粉,唇若涂丹,眉心盘纹,身上披法衣,绣着玉虚宫的图案,祥云阵阵,瑞彩条条。

    陈有余并未持剑,而是拿着一个竹竿,他轻巧巧地把落魂钟挂在上面,先和自后面刚刚现出倩影的一个清雅如月的女仙稽首行礼,道:“见过轻离师妹。”

    女仙敛裙还礼,发髻上的簪子轻轻一颤,妙音生香,经久不散。

    “两位佛门同道,”

    陈有余又和无量法菩萨与金海光佛打了招呼,才从从容容面向上璟魔主,面上带着清癯的笑容,淡然道:“上璟道友,贫道此来是想请道友到玉虚宫居住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居住?”

    上璟魔主长发垂下一缕,挡不住蛇瞳中的杀机,在她的想法中,魔主出世,在恶念渊海中应该诸般恭迎,魔潮来拜,所有臣服,威势前所未有,哪里知道现实如此残酷,居然在现世出世,不但没有光鲜的出场不说,上来就处于险境中,现在更被人打伤!

    她下面的万恶沉沦碑层层的光展开,恶浊滚滚,女音中有着杀伐,道:“或许换个词叫做拘禁吧?”

    “上璟道友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陈有余神姿轩爽,清朗若天上日月,声音不疾不徐,道:“只要道友肯前往,玉虚宫上下必然会把道友当做贵客,谈玄论典,卧云看松,扶袖见花阴,逍遥自在,无拘无束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的日子,比道友兴风作浪好得多。”

    上璟魔主暂时没有说话,只是眸光深沉。

    在现世出世,确实上来就陷入险境,可在同时,天命所在,隐隐牵引下来不少关于现世的辛秘,这是在恶念渊海中出世没有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辛秘中,就包括像是玉虚宫等存在,当年至高无上的圣人传承,等等等等,零零散散,有个印象,可一点不详细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上璟魔主也知道,玉虚宫乃是诸天玄门中的领袖之一,再加上对方手中的宝钟法宝,非常不好惹。

    对方来,毫无疑问,让局势变得更为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陈有余见上璟魔主不说话,再次踏上一步,手中竹竿挑着落魂钟,轻轻抖动,钟身之上,落下音符,似花翳碧苔,洋洋洒洒。

    要是真能够劝动眼前魔主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“陈道友,”

    见到如此局面,金海光佛和无量法菩萨对视一眼,金海光佛打了个佛号,赤莲生金,灿然绽放,声音发出,若晨钟暮鼓,发人深省,让人印象深刻,道:“我佛门佛法精深,普渡众生,上璟魔主应该入我们佛门,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才对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很慢,可很坚定。

    诸天所有大势力中,佛门是对眼前的魔主最为渴望的,玄门得到上璟魔主,真的很有可能只将之拘禁起来,不让她兴风作浪即可,而佛门得到后,不得可以补全佛门的教义,而且还可以将之度化成佛,甚至成为佛门中非凡的佛陀。

    正是这样,佛门对眼前的上璟魔主势在必得!

    玄门要拿去,门都没有!

    听到金海光佛的话,玄门女天仙轻离蹙了蹙眉,然后轻移莲步,来到陈有余身前,这个动作很明显,表明两个人在对待魔主的事儿上是一致的。

    “果真如此。”

    在暗处的李元丰嘴角微微上翘,并不意外,在打击天魔众上,仙道是统一的,可再仔细看的话,玄门和玄门之间,玄门和佛门之间,等等等等,有着差异。

    特别如今只有一个上璟魔主,不够分啊,都想吃头汤。

    “少在这里演戏。”

    看到双方相争,上璟魔主面上没有任何的喜色,她脚下一跺,石碑腾空,托举身子,继续向前行。

    身为局内人,她分外明白场中玄佛两派的险恶用心,他们明着是争执,有争端,实则是在僵持,消耗时间,待自己天命青焰过去,没了天命庇护,想要去往恶念渊海投影的地方简直不可能。

    佛门和玄门的人,看上去道貌岸然的,害起人来,真的都有一副恶毒心肠!

    “出手。”

    还真的是有默契地演戏,眼看上璟魔主要突围离开,四个人马上动手不说,还有一个明晃晃,金灿灿的缚妖索自虚空中来,冲上璟魔主去。

    又一位玄门天仙赶到,加入战场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”

    这还没有停止,遥遥的,有浮屠西来。

    轰隆隆,

    六个人齐齐发力,饶是上璟魔主本身也抵挡不住,她俏脸雪白,摇摇欲坠,看样子归途崎岖,要回不去。

    在此时,上璟魔主灵台之中,蓦然响起一种声音,蕴含着凶戾,霸道,蛮横,嚣张,给人不讲理的样子,然后一个接着一个的字浮现。

    “得寸进尺,”

    上璟魔主银牙一咬,有点恼怒,不过再看眼前的局面,还是点头答应下来,她念头一起,天道见证,契约自生。

    “诸位以多欺少,果然是一如既往的无耻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,声音响起,在佛宗玄门六人耳边响彻。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
...